给我一个大橙子

本命仙剑不容侵犯,画画咸鱼加油fighting

【訪談翻譯】蝙蝠俠大戰超人:本阿弗萊克、亨利卡維爾、扎克施耐德——超級英雄重拳出擊

回头看看这篇。。给剧组比心和致谢!但是心疼扎导。。。你太高估现在的一些观众了

Superduke月半亨翻譯組:



本文由 @HenryCavill资讯 原創翻譯,謝絕轉載。
翻譯:@好奇的火柴喵  校正:@哈露卡 via: 
http://lat.ms/1pAzChk




別管什麼希拉里還是唐納德了,好萊塢這場針鋒相對的大戰一觸即發,也必將驚天動地(注:原文yuge,即huge,唐納德特朗普常用)。


漫迷從未停止爭論:實力超群也最令人敬畏的兩位超級英雄全力以赴,對決戰場,誰能取得最終的勝利?由扎克‧施耐德導演的《蝙蝠俠大戰超人:正義黎明》將於3月25日登陸院線。標題沉甸甸的幾個字已在漫畫中多次呈現,其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莫過弗蘭克‧米勒於1986年創作的《黑暗騎士歸來》系列——即將在大螢幕呈現。


《鋼鐵之軀》續集,超級英雄混搭:意圖復仇的蝙蝠俠向超人發起攻擊,對他而言,超人無疑是人類的威脅,甚至視他為同變態科技天才萊克斯‧盧瑟一樣的敵人。斥資2億5000萬美元,《蝙蝠俠大戰超人》作為至關重要的開篇之作,顯示出華納兄弟擴張DC電影宇宙的決心。與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神奇女俠,以及其他超級英雄獨立電影一道,集結DC最偉大的英雄們,組建成更強大的正義聯盟電影,正如漫威的《復仇者聯盟》。


近日下午,我們有幸採訪到43歲的阿弗萊克,32歲的卡維爾,和50歲的施耐德。他們分享了拍攝萬眾矚目的漫改鉅作背後承受的驚人風險。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這部電影。一開始,粉絲們恨不得把每篇新聞、每個預告片、每條留言都掰開揉碎了。你們對此有什麼感覺?會被這些影響嗎?


施耐德:推特、評論、文章、博客——簡直都瘋了。不是太過分的我都會無視,一旦出現非常離譜的消息我們就會說:「快找個人闢謠,這傳言傻透了。」但大多數情況下我會釋然:「謝天謝地他們在討論電影」。他們是如此在乎電影,上網發表自己的讚揚抑或憤怒——這對當前流行文化和粉絲自己來說都是理所應當。


阿弗萊克:那會兒可沒人發推討論《卡薩布蘭卡》,再去看那些粉絲討論(笑)。我也執導電影,有時會感覺陷入其中、慌張而擔憂起來:「拍得好嗎?糟透了,對吧?爛炸天啊。」但我現在比較注意把自己抽離出來了。我感覺放鬆,為作品驕傲並期待人們看到它。這感覺就好多了。還好我不是扎克。


你是怎麼想到用蝙蝠俠與超人之戰作為開篇的呢?


施耐德:是一次我們在討論《鋼鐵之軀》的續集,思考下一個對抗超人的角色。我也非常想要展開漫畫宇宙。我認為克里斯(諾蘭)的三部曲精彩絕倫,但對我來說那個世界太過獨立封閉了。如果綠燈俠出現在黑闇騎士的電影中,人們肯定會說「很奇怪」。


我真心想要DC其他英雄也存在於鋼鐵之軀的世界裡。所以大概是靈光一閃,我對克里斯說:「如果這次蝙蝠俠來當反派呢?」話已出口,覆水難收。我是說,舍蝙蝠俠其誰啊?


卡維爾:能引出兩位重要角色(蝙蝠俠和神奇女俠),而且由如此出色的演員來擔當,終於可以在宏大的DC宇宙基礎上拓展電影,讓我感到非常開心。如此豐富多彩的DC宇宙,如此多講述眾人絕妙故事的機會,如果將目光局限於一人實在可惜。


迫在眉睫的問題:怎麼實現兩人的對決?蝙蝠俠的格鬥技術和武器無懈可擊,但超人基本上刀槍不入,完全可以把蝙蝠俠扔到土星上去。


卡維爾:(冷漠.JPG)我當時沒想到這麼做。


阿弗萊克:超人絕對是個好人。這麼說吧:電影花了一個小時來鋪墊,讓這場戰鬥合情合理。不能說一打鈴他倆就出來《異形大戰鐵血戰士》了。 (對卡維爾說)你看到那個玩具是怎麼調侃咱倆的了嗎,在那兒狂揍對方?



友善提醒 傳送門: http://amzn.to/1TmZNUc


卡維爾:沒有,聽起來好棒啊!我想要那個玩具!


阿弗萊克:我們應該拍成那樣的,3分鐘完事。


施耐德:這樣的設定非常精彩,「一個是人,一個是神」,他們不僅打起來了,而且打得無比真實,扣人心弦。這就是有趣之處,手裡握有兩巨頭,足夠的場地供我發揮。而可深入挖掘的故事情節如此之豐富,允許我們將戰鬥的微妙細節和動機因素都展現出來。


本,你曾說過最初並不願出演蝙蝠俠,扮演夜魔俠的經歷讓你對超級英雄都免疫了。


阿弗萊克:我只是覺得自己不適合這部電影。但我去見扎克,看到滿眼的海報、草圖、人偶還有動態分鏡——我完全震驚了。突然我眼前出現了從未見過也不曾想像的畫面。


這類型的體裁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故事講台,最大的擴音器。但電影不止於此,利用這樣的體裁發掘出非常有趣的主題。對我個人來說,你提到了夜魔俠——我覺得「這次我想把這類型的電影做成功」。


很多演員都扮演過蝙蝠俠,你如何演繹讓角色散發獨特魅力?


阿弗萊克:你說得對,很多偉大的演員都扮演過——上一位是克里斯蒂安(貝爾),一位超棒的演員,諾蘭導演是個天才。就算達不到那樣高的水準,也不得不全力以赴。所以我們想嘗試改變,但同樣包含經典的蝙蝠俠設定。


我很喜歡扎克對蝙蝠俠的看法,他是個存在主義者。他沒有垂死掙扎,而是回頭問問自己:「真的值得嗎?」老去的蝙蝠俠老而彌堅,卻又因他的脆弱而更具人性。他一直在填補內心的空虛——在夜色中烙印罪犯,參與地下搏擊,一段又一段的露水情緣。他還在戰鬥,卻是以不健康的方式。他被過去折磨,傷痕累累。


驚鴻一瞥,蝙蝠俠似乎置身恐怖片中。


阿弗萊克:確實如此。像是《七宗罪》或《異形》的感覺,非常特殊的氛圍。我兒子還在看亞當‧韋斯特的《蝙蝠俠》(電視劇),電影發展到今天,兩者相去甚遠。


亨利,這部電影也揭示了超人更多更黑暗的方面,而我們一直認為他是至善的化身。


卡維爾:沒錯,之前改編作品裡超人一直是——我不知道用「簡化版」這個詞來形容是否準確。但漫畫作品中的超人普遍性格複雜。只是選擇展現與否的問題,同時也不容易做到。


施耐德:有黑闇騎士系列在前,我們都能接受一個複雜多面的蝙蝠俠了。但我想——我希望——《鋼鐵之軀》也帶來了探索超人復雜性格的可能性。在人際關係中,他愛得跟普通人一樣深,風險也跟普通人一樣大,在他承受壓力,或是他愛著的人遭遇威脅,你絕對猜不到他會做到哪一步。


本,當你出演蝙蝠俠的消息宣布,全網絡都瘋了——而且評價並不是那麼好。你有沒有心理準備呢?


阿弗萊克:是啊,我沒跟上網絡評論增長更新的速度,而華納那邊的反應是「聽著,我們只是想給你提個醒。」他們大概對我講了過去那些選角收到的反應:希斯‧萊傑被選扮演小丑而收到負面評價,還有其他我想都沒想過的事。


就個人經歷而言,事實是如果拍得好,觀眾就喜歡,不好,則反之。剩下的不過臆測而已。就像一支隊伍招募了一名隊員:粉絲可以推測,但結果要到賽季開始選手上場時才見分曉。


這些負面信息有沒有傷到你?


阿弗萊克:我已經能接受了。如果網上的信息傷到我的心,那我早就沒法活了,朋友。 (大笑)


上個月《死侍》爆紅。我們正處於超級英雄電影R級化的階段,偏離漫畫電影卻與觀眾產生共鳴,你怎麼看?


施耐德:很有趣啊。我頭一次為拍攝《鋼鐵之軀》諮詢諾蘭時,他對我說「《守望者》過於超前了。」作為揭示英雄為何屬於流行文化的方式,那部電影深入描繪了漫畫世界。 《死侍》的成功告訴我們觀眾已經了解到這種體裁的諷刺點。在那之前,觀眾們則是:「我還沒準備好,我還沒到那種程度呢。」


據說《死侍》成本不高,在是否能爆紅這方面也沒有多少壓力。而你們這部完全相反:投資巨大,期待值爆棚。你怎麼看待這種風險?


阿弗萊克:是這樣,廣義而言,長遠來看,華納兄弟已經贏了。他們擁有廣袤無垠等待開發的(精神財富)——DC宇宙。他們會不顧一切製作所有這些電影。每部DC影片都會成功嗎?不。 BvS為這系列做出貢獻是好事嗎?是的,肯定是。如果系列電影中有一部失敗了,也並不意味著所有努力都付諸東流。 《綠燈俠》沒有成功,但綠燈俠也會回歸,幫助撐起這個系列。


扎克花了兩年來製作這部電影,我們耗費數月去拍攝,我們所有人真的全身心投入電影中,我們想要把它拍好,我們想要為之驕傲,我想拍出那種我孩子們都認為非常炫酷的電影,而實現這一目標不是每天去公司打卡那麼簡單。要每天5點起床,6點工作,穿上那身戰衣,穿著橡皮衣和特技演員打架,滾來滾去,可沒有那麼性感、好玩。


卡維爾:都是你說的。隨便你啦,假正經。

评论

热度(40)

  1. 给我一个大橙子Superduke月半亨翻譯組 转载了此文字
    回头看看这篇。。给剧组比心和致谢!但是心疼扎导。。。你太高估现在的一些观众了
  2. Q晴空一鹤QSuperduke月半亨翻譯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只废鹤
    @一坨空空  来看这个啦!甜哼最后的吐槽真的好甜蜜啊哈哈哈哈哈【。
  3. 超蝙4916十年不改 转载了此文字
  4. 卯目的资源粮屯十年不改 转载了此文字
  5. 十年不改Superduke月半亨翻譯組 转载了此文字
    亨利最后的吐槽!嘿嘿嘿!神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