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大橙子

本命仙剑不容侵犯,画画咸鱼加油fighting

缘分一道桥——从《长城》说起

      开门见山,从形式与诚意两方面谈谈为什么我愿为《长城》献花。

       首先必须明确的一点是,导演对这部电影的定位和初衷。张艺谋导演在采访中多次强调了自己的愿景是拍出一个传递中国文化的、类似《星战》系列的系列冒险电影。那么有两个关键词:大制作商业片和【向世界输出中国文化】。

      且《长城》了不起的是:它的每一帧每一镜都是在中国拍摄的中国电影;同时第一次向海外展示“功夫”以外的中国故事。

      这就解释了这部电影的形式为何是用一种西方容易接受的方式讲东方文化。网民评论《长城》或是踩入泥潭,或是敷衍地随口一句“这就是个中国导演挂名的内里美国的好莱坞片”,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的电影,抱着外壳不肯撒手。这部电影外表略有几分魔幻色彩,冒险模式的确为好莱坞模板,但传递和输出的核心精神实是以集体主义为典型的东方文化。

      有人肯定要说主要制作人都是老外,而好莱坞里导演作用是受限的,肯定是外国人主导。我只想说你不要用制度去绑架思想。先不谈出品公司排列第一的一直是中影而非传奇或环球,即使单单追踪几方透露的电影的制作信息也可看出张艺谋在剧本(多次参与修改剧本重要环节、完善剧本)、服装道具、特效等各方面的参与及活跃,更何况,电影本身从道具细节到精神传达都是东方式的。对有追求的导演而言,:演是电影的灵魂;电影是导演意志的发声工具。

     《长城》的故事实际上是两种文化相遇、碰撞、相互尊重与交融的过程。前往中国偷黑火药(这里也是时间切入点设置为宋朝的原因,火药在这时刚刚发明,同时给了西方人物进入故事的合理动机)的马特·达蒙饰演的欧洲雇佣兵威廉出于逃离契丹追兵自保的目的投降于长城守军,这时两种文化相遇。而后随即是冲突的产生——于外,中国军队将威廉和同伙【囚禁】备斩,而西方的囚犯们却也暗自谋划【偷火药后逃离】;于内则是思维上利己与牺牲的反差,这点在女将军林梅与佣兵威廉在“为何而战”这个问题上被直接点出。

      这里一定要特别说男女主角的关于“是否是一类人”的对话,他们俩的文戏是两种文化的具象化交流,这条线体现着《长城》对中西文化的描绘。“同类”的概念随着剧情的推动出现了三次、产生了三个不同阶段。

       威廉在宴席上因相似的幼年经历对林梅说“我们也许是一类人呢”,林梅遂问他为何而战,威廉表示自己为钱为生活能替支付酬劳的任何国家任何人而战,林梅不以为然将他带到鹤军战斗的索台对他说自己和长城上的军人都为“Xin’ren”即trust(【信任】)而战并问威廉是否敢跳下索台信任自己会拉住他,并反对了威廉之前的判断说出“我们并不是一类人”,而威廉站在台上沉默几秒,回应“我不跳,因为我活到现在是因为我只信我自己。我们的确不是一类人。”这段对话里中西文化的冲突对立达到一个高潮,双方都否定了对方的观点并依然在“城墙”的两面。

       然而在目睹守军对抗饕餮的牺牲与奋战后,同时一定程度通过交流对林梅、彭勇(鹿晗饰演的小兵)、军师、邵殿帅等人理解加深,威廉受到感染开始转变思想,从最初的不肯跳下索台到活捉饕餮计划受挫时主动跳下城楼并表示出对林梅和守军后援的信任(那句“她正听着呢”),再到决战时主动合作,他由个人利己转变成为集体的希望而共同战斗。个人主义向集体主义转变——这场战争的胜利果实是由“英雄”摘得,但不是个人的“孤胆英雄”,而是【英雄的集体】。威廉是英雄,林梅是英雄,长城之上的千万守军无一不是英雄。这时终于达到了文化的交融!

      而威廉与林梅的交流这条线亦体现了这份文化的交融:决战前,林梅放威廉自由而威廉主动来到战场,这已是破冰,两种文化间那堵墙已经开始打破了;尾声里,林梅与接走伙伴的临行的威廉告别,曾经城墙上说出“并非同类”的二人在最终都认同并说出了“我们确实是一类人”。两种文化从最初的相互对立与否定,在这里变成了相互尊重与信任。

      而结尾画面林梅立于长城之上目送放弃黑火药选择同伴的威廉离去,镜头上移、黑幕剧终时,《缘分一道桥》的片尾曲响起——林梅与威廉、长城内外、中西文化之间,终是架起了文化的沟通之【桥】。

      而正如先前所说,这里英雄与集体并存甚至融为一体,两种文化在影片里的展现是相对平等的,其实侧重确有不同,但并不至于是有高低之分或丑化之举。既不会让人觉得“西方英雄拯救世界”,又不会有“中国洗脑教化西方角色”的感受【威廉的转变更多来自自身旁观长城守军与饕餮对战的感触】。

      说完形式,再说诚意。首先说中国风,开篇提过导演的目的之一即展示中国文化,而影片的具体中国元素又是怎样?这里分点列举一下。

  1. 风景画面:无论是开篇的丹霞地貌,还是中途一次备战前出现的宛如水墨的雾中群山,典型的中国景观加上具有山水诗意的拍摄,无一不是具有浓于中国风味。
  2. 火药:开篇亦提到火药既是时间点的设置原因,亦给了主角行动动机推动剧情并成为一个副线线索。而火药作为中国四大发明之一,在这里也是有一定象征化。
  3. 冷兵器及战略兵法:作战中守军的兵器及战术夺人眼球——投石、弓箭、飞索长枪、盾斧等武器由远及近依次出战,自成一种韵律感。
  4. 饕餮:将怪物的名字取自《山海经》的妖兽饕餮,同时赋予其一个颇有神话意味的“天谴”背景,并强调与强化了神话中饕餮的“贪婪”特性,同时强调到了腋下有眼的设定。
  5. 色调:《长城》的色调有张艺谋一贯的特点——高饱和度、浓墨重彩但极具中国风。
  6. 机关:长城内部的支撑机关或攻防机关都是机关术的展现,
  7. 孔明灯:亦是中国
  8. 道具服装:各色传统纹路与细节装饰。提一句对“五色战队”的回应,这个我一开始也有腹诽,但电影里的解释很合理——按军种职能划分、用动物性象征,高纯度仅是因为配合作战便于区分、指挥。
  9. 配乐与诗文:这里着重说。先单说音乐,《长城》的配乐很有趣的一点是它的电影原声作曲、演唱除葬礼上的那首《出塞》是赵牧阳演唱外,都是外国人。作曲者Ramin Records曾为《蝙蝠侠》《加勒比海盗》《权力的游戏》等影视作品作曲,而在《长城》借他之手向西方人讲述中国气质。演唱以影片中反复出现呼应最多的Nameless Order为例,女声合唱的《大风歌》空灵悠扬,而演唱者则是英国国家级的合唱团对着张艺谋标好的发音。(所以其实有的发音和实际读音有出入)   再说配词,《长城》里的两首填词曲的歌词来源一为《大风歌》一为《出塞》,皆来自战争相关的诗文,同时影片本身与诗文亦有契合——词为《大风歌》的《Namless Order》往往出现于战争场面,悲壮;秦腔唱出的《出塞》出现在骁勇的邵殿帅的葬礼上,悲壮之余颇有沧桑。

          最后说完整性,片头对LOGO的展现作出了一定处理,虽未从视觉改变LOGO色调,但BGM已然是战鼓声将观众代入情景,同时在环球和传奇的LOGO展现与第一个地球的画面的做了一个衔接。我之前做过一个华纳兄弟公司为例的LOGO变体小集举例,就是要证明一部用心、完整的电影会落实在每个细节,让全片从头至尾为享受电影本身服务。片尾的水墨风动画列出主创名单亦是如此。


评论

热度(1)